泛汐秋夜落雨声

我答应你 在最烟火的人间沉迷
你还会不会笑他狼狈

有关憋不住的二十分钟打字练习


 战队openday那天 来了十多个陪了队伍很久的粉丝 队员陪他们吃了饭玩了游戏 各自分散着聊聊天“妈大妈大 讲讲你和舞王怎么开始打的职业呗”粉丝收起签过名的本子和笔 笑着看着黄梓身后的源氏在屏幕上向他招手

“哇你们这群人 各种版本都听了多少遍了比我记得都清楚还让我来说”黄梓坐下来撑着脑袋望着不远处在给粉丝签名的陈昭宇 “我们想听真实版的 就当发个福利呗~肚肚~”几个粉丝凑过来坐下 一副一脸真诚的样子 “行吧行吧 发福利发福利 你们今天这么远过来真是辛苦你们了”
黄梓打了个哈欠 清了清嗓子
   
      “我是五岁上的学 陈昭宇从老家转学过来的时候是个冬天 我们高中是个有一点水的省重点 他感觉高一略微跟不上 就索性在家自己看看我们这初三高一的教材 顺便打打游戏 我们就是那时候认识的 当时我成绩不太好 有什么物理题不会就问他 他超级幼稚有时候在我半夜写作业的时候唱摇篮曲我的天 听了想打人 我还以为他是高中生 因为还挺会照顾人的 后来三月份了他还是每天晚上放学的时候就在 我才知道他就比我大两岁 而且八九不离十跟我马上上一个高中一个年级 可能这就是缘分吧哈哈哈 然后我们就在一个高中啦 但是不是一个班 他在四班好像 我在九班 一个四楼一个二楼的距离”

       “妈大你在干什么妈大 又在吹逼吗”陈昭宇走过来坐在黄梓左边的椅子上 抬抬下巴示意他接着说下去
“吹个xx逼我就聊聊当时高中那点事 发个福利发个福利”黄梓踹了一脚陈昭宇的电竞转椅 托着下巴不再理他

        在他们当时看来 那不过是很普通的一天
        黄梓从抽屉里拎出农夫山泉 装作风太大起来关窗户的样子站起来藏在窗帘后面咕咚咕咚地喝了大半瓶 坐下来适时地下课铃响起
        看班主任的样子 是打算接着下节课和午饭前的自习时间把大半本教材的概念都让下面因为不让开空调热得昏昏欲睡的学生吃下去
        他挥了挥手中的瓶子 向表情要吃人的班主任眨了眨眼 从后门闪身出去
        然后屏息提气一路悄悄跑过四个窗帘拉着的教室和一个每次因为考试打扫卫生就被呛到灰尘过敏疯狂打喷嚏到感冒的备用教室 从二楼猫着腰防止被和班主任一个办公室的人告密说着你课代表又上楼肯定是找四班那个叫陈昭宇去了之类的话
        然后他撑着没怎么吃早饭有点发虚的身子在书吧见到了背对着他躺在椅子上面对阳光春暖花开的陈昭宇
        “哎 有什么事儿 着急说吗 我们老班两节课下课都不放人了 好不容易才为了你跑出来”黄梓一屁股坐在桌子上 把瓶子里半瓶水一饮而尽
         陈昭宇有点好笑地看着面前这个跑几百米就气喘吁吁的小孩儿“心疼我的智障宝宝哦”他没提早自习时被迫把大半个脑容量匀出来想到底如何劝说极度想早点去吃饭的物理老师把三四两节课对调 以至于废了千辛万苦得以在上午十点多的暖阳里构思一下语言和未来的生活
“你觉得 我卢西奥 是不是贼6”他挪着椅子抬头看着面前这个曾经日夜并肩作战的小孩的眼睛 他发现 阳光太刺眼了 以至于他什么都看不清
      “我靠你把我叫出来就是问这个啊?陈昭宇你怕是很有闲工夫啊 除了会滑墙菜的一腿老想杀人还被反杀 总要等我来carry回来真的不稳啊你这个dj”黄梓翻了个白眼 转身就走去直饮水那慢慢灌着水 他回头 发现陈昭宇还是坐在那望着他 一言不发 他停了手 觉得仿佛和过去的插科打诨有点不一样 黄梓收回了按着水龙头的手
“你的卢西奥 有我在 还是真的很6的啊”
“哦~这个妈妈的大怕不是口是心非良心过不去 终于学会说实话了啊”陈昭宇站了起来向黄梓走了过去 站在他面前
“我想 打职业”他一个字一个字的说
“卧槽陈昭宇你想干什么你再说一遍?”黄梓拧着瓶盖 觉得信息量实在是大

评论

热度(1)